热门关键字:   网站安全  系统安全  安全漏洞  黑客攻防  网络安全

顶级黑客盘点:有的改邪归正,而有的英年早逝

发布时间:2018-03-30 10:53文章来源:网络文章作者:消息 点击次数:
摘要:早在2001年,阿德里安·拉莫就和凯文·米特尼克、乔纳森·詹姆斯等人一起,被媒体称之为世界五大黑客。那么,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?...

 3月17日,被称为“世界五大黑客”之一的阿德里安·拉莫逝世,终年37岁,死因未明,但警方排除了谋杀可能。

早在2001年,阿德里安·拉莫就和凯文·米特尼克、乔纳森·詹姆斯等人一起,被媒体称之为世界五大黑客。

(从左到右:拉莫、米特尼克、波尔森)

(从左到右:拉莫、米特尼克、波尔森)

作为知名黑客,拉莫曾入侵雅虎、微软、纽约时报等知名公司或媒体,篡改首页。

根据媒体对其的访问记录,拉莫经常使用的手法其实并不高深,一般是通过Google高级语法查询后台登陆页面,或寻找存在漏洞的页面将其更改,这种做法被业内称之为“Google hacker”。

2010年,拉莫举报了泄露美军机密文件的曼宁,这件事将其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曼宁原来是美国陆军的情报分析员,发现美军屠杀伊拉克平民之后,将机密资料泄露给了维基解密。

为了降低自己的心理压力,曼宁在遇到“安全同行”拉莫的时候,向其透露了自己所做的事情。

后者旋即向FBI举报了曼宁,导致其被逮捕,并被法庭判决35年徒刑。

这件事让拉莫在美国面临极大争议。赞同者认为其在维护国家利益,反对者认为其举报了一个英雄。

(1)

在国内说起“黑客”这个词,通常是制造了A病毒的张三,制造了B病毒的李四。可是在国外的黑客界,这些写病毒的人被蔑称为“脚本小子”。

像米特尼克这样的黑客大神,一般会转型研究安全防御;莫里斯蠕虫的作者罗伯特·塔潘·莫里斯,现在是麻省理工的教授,因为其在“操作系统、分布式计算和计算机网络上的卓越贡献”,在2014年当选ACM的研究员。

罗伯特·塔潘·莫里斯

历数国内知名的那些“黑客”,无论是CIH的作者陈盈豪,还是熊猫烧香的作者李俊,好像这些年过的都一般。陈盈豪的默默无闻还算不错,李俊的二进宫真是让人叹息。

当初我写文章,说媒体的热捧对国内这些病毒作者并非好事,容易让其认不清楚自己的位置。结果被一群人骂,说我歧视“草根黑客”。

(2)

讲个小内幕。

2010年,湖北某报记者,突然联系瑞星市场部,说当年的毒王李俊出狱了,想来公司参观下。

大家也没多想,既然人家改邪归正,来参观下也好,聊聊呗。

李俊

金山是第一个“接受毒王参观”的企业,也聊了,也打了桌球,发了个安全观察员的证书。

第二天该记者写出新闻,“毒王求职遭拒,学历是最大硬伤(具体题目忘了,反正是这意思,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)”。把金山描写成了因为李俊的学历问题而拒绝他的。

……

大家应该能想象出来我们看到这篇新闻的心情吧。

谁说李俊要来求职了啊!

如果接受李俊入职,那媒体上写“某公司自己制造病毒自己杀”怎么办,媒体口径会完全无法控制。

估计,这件事李俊应该也不知情,他就是抱着求职的心情来的。

杀毒公司也不知情,以为是“毒王改邪归正来参观拜访”。

结果,事情就变成这样子。

(3)

 扯远了,说回来黑客这个事。

仔细看看,所谓的“五大黑客”,其实已经是差不多二十年前的事情。后来连知名的病毒都少了,冲击波、震荡波,2006年的熊猫烧香就是最后一个全国范围内的致命病毒。

不是因为黑客的技术差了,是因为安全防御的体系变了。

单枪匹马的黑客,再也翻不起大浪;团队的黑客,都开始谋取商业利益,刷百度排名能来钱、刷新用户注册能来钱、攻击其他网站勒索赎金能来钱,每一样东西背后都是红彤彤的人民币。

这样,像拉莫也好,米特尼克也好,把单个人放到现在的安全体系之下,个人力量也就渺小的再也不值得一提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,拉莫的光辉业绩,只停留在2000年左右。那时候的他,借助Google可以所向无敌。

2010年的拉莫,只能靠举报朋友来获取媒体关注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“黑客”这种东西,早在十几年前就没了。

黑客已死。

标签分类:

上一篇:渗透攻击组织Lazarus APT最新活动揭露
下一篇:黑客“入侵”选号系统倒卖车牌牟暴利